成长?真的是件好事吗?

昨天,爸爸发烧了!

这在平常并不算什么的事情,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恐慌了所有人的心,我和妈妈都被吓坏了,谁都不愿认为那是甲流光临这里了……

今天,爸爸坚持上班,体温降了不少,但仍不舒服。

晚上,我在写作业,妈妈在洗碗,爸爸连夜班。

突然,妈妈的手机响了,是爸爸,他说他吐了,体温变成35·C,让妈妈联系医院!……

我和妈妈都傻了……

这种看似绝望的感觉并非第一次!

我不愿回忆……

但,那一幕,还是不自觉的,再次浮现了

2007年8月26日晚,爸爸骑摩托和同事出去办事,我和妈妈心乱如麻,但谁都不知道怎么了。很久,爸爸的同事闯进屋子,拖着胳膊,满脸流血,晃晃悠悠,说:“我们出车祸了,××在医院!”我听着,看着真真切切地发生在眼前的一切,那是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,是我自己的耳朵听到的,但我自己的心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不敢接受这清晰的不能再模糊的事实。妈妈慌了,我看到了十七年来最失常的妈妈。她心里复杂,但动作却简单:拿钱,拿钥匙,穿衣服,呼吸困难,叫我,出门,去医院。而我,似乎对这一切早已有了感知,并不感到意外,我的动作也简单:拿救心丸,拿电池,拿零钱,安慰妈妈,我做的很好,对吗?但我终究还是忘了一件事,我忘了穿鞋,光脚穿拖鞋,搀扶妈妈奔向医院。我告诉妈妈说,没事的,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

我不知道我们怎么到的医院,不过幸好爸爸还是活着的,我不敢看他,可我还是看了,脸是红色的,眼睛肿的看不见了,嘴巴已经不成样子,里面也变花了,牙齿被弄丢了,身上有血,也有土,他不停的叫,而我已晕倒……

醒来之后,给妈妈吃了救心丸,她有心脏病,我怕她倒下。我拿着手机走到医院的拐角处,打电话给舅舅,告诉了他眼前的一切,不久,他来了,我,一个十五岁的初二女孩儿,看到了依靠。我回去照顾不知所措的妈妈,爸爸交给舅舅。当天夜里我们来到了三院,那一夜,真的好漫长啊!老师,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?!爸爸的好多项功能都失灵了,双腿无知觉,站不住,坐不住,胳膊,手都疼,还有那张千疮百孔的脸更是疼。他喊啊喊啊,把病房里的人都弄醒了。后来确诊是颈椎,是颈椎啊!那意味着瘫痪吧!那一夜,我没合过眼,我知道我不能倒下,我得支撑妈妈。

在三院熬过15天,那15天比我的15年都要漫长啊!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不能动的亲爸爸,我心疼啊!但又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哭呢?我只好躲到厕所,锁着门,把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,失声的哭,忘我的哭,那段日子以来的所有感情都被那洪水般的泪水冲了出来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15岁的孩子要去承受那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一切?为什么命运如此的不公?为什么是我来面对?可是,再怎么哭也无济于事,回到爸爸床边,看到的还是那连他亲生女儿都不认识了的爸爸,这是最最痛苦的!

妈妈,爸爸,我都瘦了好多……

我会帮妈妈买饭,偷偷的去交话费,找医生……我做了很多。

最后姑姑吧他们带到了哈医大,去手术,也就是把脖子切开,在腰上取一块儿骨头,塞到脖子上……我疯了……

我回到了学校,因为我开学了,我住在二姨家。我还是一样的上课,一样的上课,一样的上课……

妈妈留给我很多钱,而我都去交了话费,我怕妈妈没时间,也怕她没精力,余下的,交了学费,我一天一天的过着,或者,也可以说是熬着……

那时我是班里的班长,68人班里唯一的班长,唯一的班长,我一边撑着班级,一边撑着自己,一边撑着那边的妈妈。老师们说我太坚强了,老师们给我太多力量了,老师们当了我一个月的妈妈,我是怎么过来的,我也不知道,幸好爸爸手术成功,但那次事故在爸爸身上留下了永远的记号。我坚强吗?我长大了吗?

而今天,差不多的心情吧!几经周折,爸爸被确诊为食物中毒,和甲流没缘了,我和妈妈也再次松了一口气。

我长大了,也明白了许多应该再大些要懂得道理,可我想问:难道成长一定要付出代价吗?那我宁愿回到小时候,至少我有一个健康的爸爸。成长一定要痛苦的蜕变吗?那我宁愿永远幼稚吧!就算是一个小傻瓜!

成长了,我真的长大了,可是,成长,真的是件好事吗?

我真的不愿再提起那段……的回忆,那不是我该经历的!

齐齐哈尔市第一中学高一 李曌阳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