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宽容

一幅淡墨挥洒的山水画因一团污迹的渲染终成一纸废画;星光闪耀的明星洗尽铅华后也不免沦为黯淡尘埃。美与丑的界限如同儿时画过的三八线,越过与不越过,一线之间,一念之间。不同的是,从美走向丑,遭受唾弃与遗忘;从丑走向美,获得新生与赞扬。西施染上污垢,便成花容月貌成为千夫所指,真是“飞流直下三千尺呀。这就如同一碗鲜美的汤里掉入了一粒老鼠屎,众人不会选择把汤里的杂质过滤,而回直接将整锅汤倒掉。否认了一部分却最终否认了全部。难怪世人感叹:做好人难。好就必须时刻保持完美,绝不容许有任何像老鼠屎的存在。难哉。周处过而改之,忠臣孝子扬名后世。从丑的泥潭中挣扎出来,为害乡里,恶名昭著的周处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人夸赞的榜样与表率,并为人所津津乐道。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儒家与佛家总以慈爱如海的胸襟接纳走过泥潭最终醒悟的人,给予这些人最大限度的关怀与认可,从丑跨越美似乎显得轻而易举,放下屠刀也就立地成佛了。引人向善,这无可厚非。但在给予所为丑人最大限度的关怀的同时,我们是不是对偶然失蹄的“佳人太过严苛?浪子回头金固然不换,但佳人失足时我们要做的不是落井下石的讽刺,不是声嘶力竭的责难。而应该以对待丑人的胸襟伸出双手,将他们拉出丑陋的泥潭。美与丑总是相对而言的,一线之间,也在一念之间,既然能将恶人从羊肠小道牵往光明大道,将善人从水中捞起又有多难?责难,永远不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丑走向美也并非都是让人赞扬的。整容现象在中国虽然风气正盛,但不少人还是禀持反对意见的。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知是嫉妒还是卫道士,总有人用种种言论阻止别人追求美,但又习惯对一直是丑人的同伴发出鄙夷的讥笑。美和丑其实只在一线之间,美的存在总是光明的一面,让更多的人摆脱丑的泥潭走向美得殿堂,世人怎可以阻止?美丑的三八线清晰可见,一线之间,一念之间便可以让浪子回头,让失蹄佳人重焕光彩,以美宽大的胸怀接纳曾经沾染丑恶的人才能让美丑界线不复存在,让丑无处遁形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